瑞·安德森

目前主少前 16M4主食党 ROM4小吃
赤贺 笠尼 骸髑

【16M4】【ROM4】The Last Waltz

1.写不出中篇的摸鱼产物,微意识流

2.ROM416大三角,这篇还是主16M4

3.感觉M4渣绝对是我的锅她一点都不渣

4.如果写的太乱看不懂可以在下面提出来orz

        The Last Waltz

  “M4。”她听见有人呼唤她的名字。

  她努力睁眼想要看清,眼前的世界却像是色彩斑斓的色块组成,绚烂而又迷幻,让人在一阵眩晕中找不到自己,何况人形呢?
  

  “不用睁开眼,我就在这里。”她听见M16的声音,那是让人安心的声音,所以她顺从地紧闭双眼,和她平时听取她的建议一样。

  她感觉到腰上有力的手正托着她,于是她也加大了加诸在手臂上的力度来减少因为闭眼的黑暗而带来的恐惧。然后她听见环抱住她的人的轻笑声,她能感觉到她低下头凑近她的耳边呼出的热气,然后听见小声的耳语。
  

  M4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自己的脸现在看上去是不是红透了,但她想睁开眼睛来确认面前的人的表情,她想确认她是否像往常一样脸上带着得逞的坏笑,亦或只是浅浅的笑着,看着她脸上窘迫的表情。她突然很想睁眼看看她的样子,上一次亲眼所见她的样貌仿佛是一瞬前的事又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情,她记忆中的脸慢慢模糊又像落入漩涡中一样旋转扭曲最后到达了深海到达了意识的最深处。

  “我想看看你。”她真的忍不住想睁开双眼,不管是扭曲还是颠倒,不管是瑰丽还是诡异,她都想亲眼确认面前的人的存在。她想确认她的模样,确认她的眉眼,不管是她残缺的右眼,还是她和自已一样的却显得更加深邃的玄色眼瞳,再或是覆盖了她右脸一大半的伤痕,曾经注视过无数次,触碰过无数次的面孔现在却在记忆中显得那么模糊。

  

  她迫不及待地想睁眼,却是一双手轻柔地覆上了她的双眼,即使睁眼也是黑暗,她放弃了徒劳的行为就像被期望的那样。隔得这么近,她感觉她闻到了她衣袖上的硝烟味战火味死亡的气味,她意识到这就是M16平时穿的那件防雨卫衣,但她不明白为什么她闻起来就像刚下前线的士兵。

  
  
  说起来,这是哪?

  

  “别想这么多,舞会要开始了。”M16仿佛能洞察她内心的想法,仍在她耳边的头颅轻轻地叹息。“舞会?”没等到回答,悠扬的舞曲率先响了起来。“是华尔兹哦。”得到了一个避重就轻的回答。她有些不知所措,不只因为疑惑没有得到解答,还有华尔兹,这不是储存在她心智云图中的内容,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应对。

  

  “跟着我的步伐就好。”她被轻声安慰。她能感觉到背后的手掌的力度骤然增大,身体不由自主的跟上她的节奏。“放轻松一点。”她感觉到面前的人轻抚着她紧绷的后背,带了些安抚的意味,一如在每次艰难的任务时她所做的那样。

  

  以M16的体格当然可以胜任男步,而她就用着笨拙的动作,尝试跟上她。但她不清楚为什么M16的舞步会显得那么娴熟,就像练习过无数遍一样,这实在不符合她认知中的M16。但不清楚的事情海了去了,它们相互交织缠绕在一起,分不清头和尾,理不清起点和终点,就像戈耳狄俄斯之结一样,就算她想用剑去劈砍,也害怕会伤害到真正想问的问题的核心。所以她没有说话,而是期待起对方可能存在的的,虚无缥缈的解释。

  

  “还好是华尔兹。”她的舞伴突兀的一句话打断了她的思维。

  

  “诶?”她发出短促的音节来表明自己的不解。“要不然我的脚都要给你踩断了。”对方一如既往的玩笑一般的口吻奇迹般地化解了她心中的疑惑和不解,她觉得从刚才开始一直缠绕着她的不适感宛如冰雪消融一般,她的世界又恢复了生命。对这个地方对这个世界对这个人的疑惑已经完全消失不见,或者说她不想在找到它们了,一切看起来就像齿轮一样严丝合缝的运作着,刚才的违和感早就被她抛到脑后,现在她只想享受和自己心爱的人的静谧时光,不管是战争还是死亡还是末日都无法打断她们。

  

  舞曲进入了后半,她慢慢能跟上M16的节奏,她前进她后退,两人始终默契的联系在一起,不要谈标准至少不会发生M16说的问题。这时她倏然意识到M16现在不具备阻隔她视线的能力,她想打破刚才的束缚,她想再看她一眼,一眼就好,为什么她总是阻挠总是拒绝呢?

  

  “不要睁开眼睛。”略显强硬的命令式的口吻让她有点不适应,她不解。“公主就等舞蹈结束时再睁开双眼吧。”意识到自己的失态,M16的语气变得稍微缓和了一些。得到了承诺,她有些放下心来,然后陷入了既期待舞曲的延续又期待舞曲的结束的怪沼之中,于是她享受她放纵,像是要把所有的不满不解不言而喻全部融进舞步中融进旋转中。她感觉旋转的不是她而是整个世界整个宇宙,即使没有睁开眼睛她也感觉外界从彩色变为黑白最后归于一片混沌,像是万物的终结又像是新世界的起源。

  

  舞曲终于停止,四周一片寂然,宛如上古的荒芜又或是末日前的宁静,她迫不及待的等待刚才对方的承诺的兑现,但是她还是在压抑这份快要满溢而出的心情。“结束了呢。”她感觉到M16的声音有那么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来不及思考这种情绪的来源,她就被拉入怀中紧紧抱住。“M16?”她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一丝颤抖,她不敢去思考她这种反常的行为背后的意义。

  

  没有得到回应,她感觉到束缚着她的力度减弱了一些,她还想再说些什么,双唇却被轻轻扫过,来不及害羞,她听到她在耳边用一种从未听过的极其温柔的声音低语。“可以了,睁开眼睛吧。”

  

  

  

  

  

  

  

  睁开双眼,看到的是恋人盛满了担忧的异色双瞳。

  
  “没事吧,M4?”她感觉到恋人以轻柔的动作抚上她的脸,用略显粗糙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拇指轻柔的拭去流下的混杂在一起的汗水和泪水。

  有一件事她突然想起来,她现在就需要知道:“RO,现在是什么时间?”
  

  “啊,现在的话,是6:57。指挥官的就职一周年庆祝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晚点还会有个舞会,所以结束时间大概会在……”

  听不清楚后面的话,M4A1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开始极力按捺住这种欲望。

    

  “对不起,RO,对不起。”

  

  轻抚脸部的手一顿,用眼神示意自己不明白她的意思。

  

  她摇了摇头,用手臂勾下恋人的上半身,将脸部埋在她的颈窝里,不知道该如何说明。“对不起,RO。”

  

  “我爱你。”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