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安德森

目前主少前 16M4主食党 ROM4小吃
赤贺 笠尼 骸髑

【16M4】亲密关系 01

少女前线 CP:M16A1×M4A1

  1.之前说好的现代架空中篇,HE

  2.应该不是欢快日常,撒糖在番外

  3.大纲已经写好了,希望能在开学前写完

  4.希望不要太ooc

  5.副CP有,单章放出

  6.还是希望能有16M4的同好一起交流开脑洞啊啊啊啊啊

        亲密关系
①Night

  当M16A1拖着疲惫的身躯推开略显厚重的橡木大门时,客厅的时钟里较短的指针几近把“10”平均割裂。目光所见,屋子的下层并不是很亮,饭厅顶上的水晶吊灯没开,只是开了一盏小小的小夜灯,吝啬地将它本来就不算强烈的光,淡淡的涂抹在餐桌和四周的地板上,为这个空间镀上了一层虚幻的色彩。
 

  没有人。说实话M16对这个结论并不算意外,她思考了一会儿,轻轻掩上大门,小心地把已经汗湿的单肩包放到餐厅的椅子上,同时避免发出太大的声响,然后蹑手蹑脚地向楼梯走去。不出所料,楼上投下了暖黄色的灯光,使楼梯出现了黑色条纹般的影子。她静静的伫立了一会,开始向楼上走去。

 
  木质的楼梯即使还不算老旧,在保养良好的情况下还是很容易发出噪音,她只好继续自己并不太擅长但也差不多习惯的放轻脚步,终于在不打扰楼上人的情况下到达了上层。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正是她此刻最想看见的人在橘黄色的灯光下努力学习的身影。

 
  不想吓到房间中的少女,M16决定先轻声咳嗽一声,然后才在房门上叩击了两下。

 
 
 
  “我回来了,M4。”

  
 
  椅子因为使用者的激动而与地板发生了摩擦,产生有些刺耳的噪音。不过因为团聚而喜悦的两人都没有在意。坐在书桌前的M4A1转过身,站了起来。“欢迎回来,M16姐。”

 
  “嗯。”M16简单回应了一声,同时张开双臂,接住了迎上来的身影,来了一个短暂的拥抱。由于来者来势突然且力度太猛,M16好不容易站稳,两人身体却是贴得极近,让她能很清楚的感受到对方胸腔里的心跳,和背后汗湿的校服衬衫。她一方面有些惊讶于今晚M4的热情,一方面却是产生了愧疚之情。分开后,她听见耳边M4A1有些担忧的声音:“你今天回来的有些晚。”M16有些歉意地挠了挠头,回答道:“抱歉,但是今晚店里的的客人很多。”
 

  M4A1的眼神有些复杂,她继续开口说道:“姐姐你可以不用这么勉强自己的。”勉强自己吗?M16笑了笑,作为她对这个问题的回答。
 

  不过M4也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再过多纠结,最后的结果是不会变的,于是她换了一种较为轻松语气,告诉M16她还是准备了她的那一份晚饭这件事。M16在听,但是听的心不在焉。或许是走神的太明显,或许是一直怔怔地盯着M4的脸的缘故,被注视的人忍不住发问:
 

  “怎么了,姐姐?”
 

  这个疑问句瞬时惊醒了M16。只见她嘴里应着“恩,没什么,我马上去吃饭了。”同时不经意间拉远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准备转身下楼。“你要是觉得热就把空调打开吧。”她低垂着眼帘,像是在躲避M4的目光。

 
  在她下楼的时候,她看不到的是背后M4歪着头带着疑惑的神情,但还是乖巧地回到座位上继续学习。

 
  而在M4A1看不到的地方,M16举起左手,感受着自己脸上不同寻常的热度。

 
  “简直就像是落荒而逃一样。”她心想。“实在是,太狼狈了”

 

 

  没能够拒绝妹妹的好意,即使已经吃过了晚饭,M16还是乖乖打开了冰箱门。

 
  妹妹。

 
  她想到刚才她在背后时看到她雪白的后颈,还有她转过头时,颈项划出的优美的弧线。

 
  不行。
 

  M16拿出自己屯放在冰箱深处的冰镇啤酒,决定打破自己“不到周末绝不碰酒精”的约束。她现在非常需要点什么东西来使她发烫的脸和过热的头脑冷静下来。
 

  她于是将铝罐贴上自己的左颊,感受由于热传递而带来冰凉的感觉。

 
  冰凉的感觉。
 

  她又想到了刚才她微凉的指尖,还有拥抱时扫过她脖子的冰冷的发梢。
 

  不能再这么想下去了。她让冰冷的液体快速流入自己的食道,仿佛这样就可以把脑海中的画面冲刷得一干二净。
 

  但是做不到。
  
  她还是会忍不住想起她喊她“M16姐”的神态和语气,想起刚才拥抱时感受到的柔软触感……
 

  “不应该是这样的。”M16警告自己。她猛地站起来,因为她发现自己如果不做些什么事集中注意力就会开始胡思乱想。这段时间的失眠让M16饱受折磨,容易胡思乱想大概就是其中一种她最不想受到的影响。
 

  她草草吃完饭菜,收拾好碗碟,决定休息片刻后就开始自己日常的身体锻炼。

 
   

  

  最初是因为什么理由才开始进行日常的身体锻炼呢?隐约记得一个幼小的身影面向着身为警察的双亲握紧双拳,满怀憧憬地说着:“我也成为保护别人的人。”

 
  当时不记得是父亲还是母亲笑着,用温暖的而有力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告诉她:“那你首先得拥有保护家人的能力啊。”因此等年纪稍大,她开始学着父亲一样每天都进行锻炼,锻炼身体,锻炼意志,希望能成为像父亲和母亲一样的人,能守护这个温暖的家,守护千千万万个温暖的家。

 
  但是,他们都失败了。大概在她九岁生日快要到来的时候,双亲都倒在了他们热爱了一生,也确确实实奉献了一生的岗位上。只留下一个再也不能一起享用的蛋糕和一个怀着破碎梦想的自己。
 

  越是美好的东西越是容易失去。在父母的葬礼上,她的脑海里没来由的冒出了这句话。美好的东西吗?她想要守护的家庭,想要守护的亲人就这么轻易的消失了吗?
 

  但在她最无助彷徨的时候,事情却有了转机。就在葬礼过后,本来要被送往孤儿院的她面前却出现了一对自称是她的父母的朋友的中年夫妇,然后询问她是否愿意和他们一起生活。她不记得自己当时是什么反应,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但也许是还在渴求家的温暖吧,在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坐在通往新家的车上。

 
  于是她又有了新的家人,又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安逸的环境总会让人选择遗忘过去的伤痕。也许她只是个害怕孤独的人,因此在得到了新的家人后,她就像她的同龄人一样正常的,自由的成长,并能称之为“歌颂青春”。养父母富裕的家庭条件和父母留给她的灵活的头脑以及出色的运动能力让她在学校如鱼得水,她成绩好,运动全能,为人洒脱大方,在同学中有着不错的人缘。过的相当潇洒自如。“就像狂妄到忘了自己是谁。”她后来这么评价自己。也许唯一让她能记起过去的就是她一直坚持的锻炼的习惯。
 

  但是伤疤只是隐藏起来却从未真正消失过,等它再一次被命运无情撕开时,感受到的全是加倍的痛苦。

 
  命运让她再次想起了那一句话。
 

  在那个阴雨蒙蒙的下午,她又一次失去了家人,而她的过错也许间接导致了这个结果。
 

  不同的是这一次,她不能还是那个哭泣着等人来安慰的孩子,她得成为那个能够安慰别人的人;她不能还是那个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家人,却总是在家人的羽翼下被保护的人。
 

  这一次,她还有也仅剩下唯一的家人——她名义上的妹妹,M4A1,她必须用一生去补偿和守护的人。

 
 
  本应如此的。
 
 

  她本应代替她的父母给予她保护的荫蔽,作为她的姐姐成为她最坚实的后盾支持她……本该是这样的。

 
  而不应该是像现在这样对她产生这些非分之想。

 
  “承认吧,M16A1。”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你只不过是想在她光洁的脖颈上留下自己的痕迹,你只不过是想让她微凉的双唇感染自己的体温,你只不过是想让她的生命被你的颜色所玷污,你只不过是……”
 

  “想要占有她。”

 
  对,占有,这就是充斥在她脑海中的非分之想。这样的她,根本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保护者”。

 
  不仅如此,她还利用家人的温柔,在明知不能这样继续下去的情况下,装作坦然的接受她的拥抱;在家人对自己表示关心时,她却是注视着她的脸,克制自己吻上去的冲动。明明知道是饮了就会堕入万劫不复境地的毒酒,她却还是忍不住饮鸩止渴。

 
  思及此处,她忽然觉得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身体疲惫得不想动弹。于是她放弃般地躺倒在地上,用左手隔绝外界的光线,宛如与世隔绝。

 
  只有一个人的房间十分寂静,M16仅能听见自己因为剧烈运动而变得粗重的喘息声。安静的情况更利于思考,于是她开始对这段不知如何定义的感情进行溯源。自己意识到对M4A1有着姐妹以上的感情是在一年前她即将进入大四的时候,她真正清楚地认识到这点是三个月前,刚开学不久的事,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出现了失眠的情况。

 
  而近一个月,两边的情况都愈演愈烈,一边来,她甚至经常出现彻夜不眠的情况,完全靠平时的一些碎片时间不定时的小憩来勉强维持,另一方面,现如今,就连姐妹间正常的身体接触都会让她脸红心跳,成为令她感到痛苦却又甘之如饴的温柔煎熬。

 
  她已经没有办法仅仅把她当作家人,当作妹妹看待。

 
  
  
  

  等到她洗尽身上的疲惫出来时,她看到的M4A1还是在以刚刚的姿势在学习,空调也还是老样子没开。想起刚才她触碰到的M4已经汗湿的背后,她突然有些心疼。M4已经高三了,很快就会迎来高考,正是最紧张的时候,即使她的成绩相当优异,剩下的时间想必也会十分辛苦,而M16自己却不能为她做些什么,甚至有些时候家里的各种大小家务还得靠她来完成。
  

  自己当年高考时,养父母都还在世,家里的各项条件都十分优渥,不管是学习环境还是其他需求都能得到满足,她也理所当然的以优异的成绩被名校M大录取。

 
  但现在不同。现在这个时间点,春天的仅存寒气已经褪去,气温已经是让人很难静下心坐着的程度了,但是受到金钱的限制,她们只能在晚上就寝时才能打开空调,并且两人同处一室以节约电费。她一直对不能给M4提供良好的学习和生活条件而心存愧疚,尽管她已经靠打工收入和一部分遗产来支撑二人的生活所需。不过这也是她坚持要留下现在这个和她们生活条件相比太过豪华的房子的代价,毕竟她觉得,还是要留下点什么吧,养父母存在过的痕迹绝不是只有那小小的一方坟墓而已。
 

  她顺手拿起了桌子边缘的遥控器,机械启动的提示声算是她善意的提醒,认真的少女也顺从地放下手中的笔。是到了休息的时候了。

  在M4进入浴室洗澡的同时,M16开始在地板上铺床,如果M4还在这里的话肯定会阻止她,到那时她要怎么说呢,难道说我怕失眠吵到你休息吗,显然是不行的吧。一边在思考这个问题,她一边用耳朵关注着M4A1的行动。她听见她关掉花洒的声音,于是低下头装作正在在忙碌的样子。

 
  她注意到M4A1坐到床上后就再没动作,同时也一言不发。她不禁侧目,却直直的对上她的眼睛。

 
  她听到自己的妹妹略带些失落的声音,她听见她说:“今晚也不一起睡吗?”她看着她的脸,她看见她微蹙着眉,脸上是不甚明显却瞒不过她的失落。

 
  答案对于现在的M16来说当然是“不行”,但她不想让M4A1在这个问题上想得太多。于是她挂上自己惯用的笑容,像往常一样轻松地对想要得到解释的少女说:“毕竟分开睡比较方便吧。”这倒是实话,M4A1的睡眠很浅,动作幅度加大的翻身都可能吵醒她,不过现在M4A1才是早起的那个,于是她又补充了一句:“我现在倒是也很容易被吵醒。”这句话倒是值得商榷,但她知道,以M4体谅人的性格,这样大概也能蒙混过关了。

 
  果然,M4A1没有继续深究下去,不想再节外生枝,M16赶紧站起身来,把手搭在电灯的开关上。“那么就晚安了,M4。”

 
  伴随“啪嗒”一声,房间沉入了一片黑暗,她听见M4A1爬到床上,一言不发。

 
  还是惹她生气了吗?她开始在心里嘲笑面对家人都需要伪装的自己。她不喜欢这样,她本来就是一个性格直率,表里如一的人,也有人评价她“大大咧咧”,她实在是不习惯这样伪装自己的情绪达到欺骗他人的目的,尤其还是自己最亲密的人面前。她忽然觉得对她而言本就漫长的夜晚,如今似乎变得更加漫长,长的让人煎熬。
 

  辗转反侧之际,在那张对于一个人来说似乎有点过大的双人床上传来了蚊呐般的声音,却清楚的听出是那一句迟到的晚安。

 
  “晚安。”她在心中又真诚地说了一遍。

 
  那一瞬间她忽然觉得等待明天的太阳似乎也不是那么痛苦。

评论(13)

热度(27)